999文学 > 唐朝工科生信息页 > 唐朝工科生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三十章 利令智昏

&    十五岁的小娘,安抚起来就是要容易一些。∷,又胡天胡帝在暖榻滚了几回,食髓知味的李芷儿顿时片刻也不想离了山东,回那劳什子京城做甚公主殿下。

    “那郑琬,竟是郑氏的人?”

    “可不是?”

    老张轻拍安平如丝玉背,轻声道:“你那二哥若要下手起来,只怕是姓郑的都要连根拔起。为夫这当口收她一个没着落的弱女子,一举多得啊。”

    “是了是了,二兄定是做得出来的。”

    李芷儿一想起李董,顿时娇躯一颤,吓的连身上湿处也忘了擦,出神了一会儿,才幽幽道:“此间定还有荥阳人吧?”

    荥阳郑氏,安平他大哥正房大老婆的娘家,如今么……掖庭宫里打杂,成天吃斋念佛,就差临门一脚死了去。

    “郑观音是绕不去的,洛阳荥阳不分家,若是当年郑娘子能被收入皇帝后宫,那自是另外一番局面。可惜啊,郑娘子前有婚约后有柴令武,简直是一个火坑接着一个火坑。他洛阳郑氏又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守着一亩三分地,不出三代,必亡。”

    然而现在大不相同啊,郑琬这样的绝色,李世民和柴令武虽然没爽到,老张他爽起来绝对不犹豫啊。郑穗本这样的地方大员,更是巴不得郑琬再不要脸一些,最好能直接弄个儿子出来。

    到时候,张氏这条大腿,起码也是抱住了。哪怕张德放在整个张氏来说,充其量就是根腿毛。可这腿毛它长久啊。杨玄感也似的腿毛,就问你怕不怕。怕不怕?!

    再说了,河北道官场年初的救火员。不就是张操之么?连刘弘基这样不要脸的老流氓都服帖了,他们这些略显稚嫩的后进,还是不要装逼了。

    人离乡贱,郑氏离开了洛阳,自然说话声音也要小得多。可有了郑琬,河南道他们混不下去,河北道大有可为啊。而且按照张德在蓟州平州营州的折腾,只怕是要配合着朝廷的大势来运作。

    将来征辽前沿,光****一项。张氏最少都能混出来三个男爵。

    而且搞不好张大象的两个弟弟,都能混到太子伴读这个级别,张德的两个弟弟,其中一个说不定还能混个儒林郎什么的。

    大家都是混口饭吃,所以说,找女人,不能光看见漂亮就脑子一热把持不住。

    “便是有这般说道……”安平嘟着嘴,却又觉得吃味,便歪头看着张德。“予来山东省亲,可有甚么安排?”

    “却也有几个事体,娘子既是琅邪王氏血脉,当然也该谋划谋划。”

    老张眼睛放着光。自然有无数的想法在转动。自家婆娘的娘家既然招牌好,那么借壳上市也不是不可以,琅嬛书屋开不起。琅邪书店弄一个总没差吧?

    老子这是私塾!有种上长安告老子去!

    本来么,崔慎找来的那些无节操文人要教书。还得遮遮掩掩。可这琅邪王氏不一样啊,虽然倒了台。但到底曾经是江左第一望族,非同小可。只论两淮山东江湖地位,还在崔氏之上。

    再说了,崔浩虽然牛逼,可他就是个失败版本的王猛。

    梁丰县男这会子虽然身上没虱子摁死来问对,家里也没草庐让李董三顾,所以,天可汗的墙脚,能挖则挖。

    “你这女子,恁地心眼细小。我来这儿,陪了你几日,可曾念叨别家女子?”顿了顿,张德又是得意道,“再者,这几日,可算爽利?”

    “啐!”

    面红耳赤的安平拉起丝被捂着脸,老张嘿嘿一笑正得意间,却见丝被翻滚,不多时,脸色一变,张口倒吸一口凉气,然后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又玩了几日,结果安平还是来了月事,无法,张德便哄了她两天,便去了沧州。

    到了沧州,却见银楚自己骑马偷偷到了客舍,珍珠弘忽讥诮地看着他:“这一去,倒是让人叹为观止,你这草原呼保义,连个十五岁的小娘,却也擒拿不得。”

    “莫要嘲讽,有你的好处。”

    二话不说,一个存了数日体力,一个憋月余饥渴,当真是干柴遇上烈火。只寻了个由头,说是要相商东瀚海的军国大事,梁丰县男同东瀚海都督便在榻上交流军情心得。你说水淹七军是个好战法,我讲这七擒七纵着实妙不可言……

    各自收了阵法,这才两相平安,说起了琐碎小事。

    “什么?!高句丽人疯了?辽东圈了三十万亩地种麻?”

    之前麻料都是小打小闹,但辽东不比高句丽腹心之地,乃是边疆前沿,辽东半岛更是修建长城,提防唐朝进攻。为了减轻前沿负担,辽东耕地,多是粮食。不拘是糜子谷子还是麦子,乃至是黑豆黄豆绿豆,都是种了不少。

    能有一石口粮,便是多个军士的性命。老张心说这些高句丽人为了国家兴亡,也是蛮拼的,结果这才多久?天气刚开始热呢,就三十万亩地种麻?

    三十万亩算起来,也不多,唐朝顶级权贵,哪个不是百万亩打底?更不要说五姓七望这种奇葩。

    但是在辽东,性质很不一样,少三十万亩耕地,按照一亩收两百到四百斤粮食计算,这就得多给万余战兵长途运输粮秣。

    “这还有假不成?”

    银楚居然也嘟着嘴,搂着张德扭捏了一番,“这可是高句丽西部将军的私活,我可是废了不少门路,才知道的。扶余人当年亦是突厥的走狗,忠仆还是有几个的。”

    张德听了这消息,心中暗自嘀咕:果然是利令智昏啊,这特么还真不分国家民族的,辽东那地界,为了弄点麻料钱,居然连耕地也能圈了,牛逼。

    不过这也是张德喜闻乐见的事情,将来张叔叔要立功,肯定要殴打小朋友才能战果辉煌。辽东越是**糜烂,对张德和张公谨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当然这个结果,对唐朝来说,也是令人愉悦。

    “阿郎在想甚么?”

    “噢,我在想,该怎么报答你。”

    老张神在在地回道,心中却是琢磨着:听说高句丽在南室韦附近搞圈地养羊,这要是可以的话,指不定还能在腹心之地也这样搞啊。

    想到这里,老张不由得兴致勃发起来,正要说找点乐子庆祝庆祝,却见银楚媚眼温润,顿时有了计较:“来,且报答银楚厚爱一番。”(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