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长嫂难当信息页 > 长嫂难当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172

&    就在佟雪热火朝天的想要好好的在明天把那些个把脸抬得比天高的夫人们好好看看的时候,其他地方还发生着一些佟雪可能并不怎么想看到的事情。◎,

    就比如说她的那个蒸馏的设备,那东西也就是模样古怪了些,但是操作起来却非常简单,当然这是对于佟雪而言的,对于土生土长的刘掌柜等人,还不是能够一下子顿悟的。

    但是经过这几天的反复试验,要是还拿不准这个东西是怎么用的,那他这个掌柜的是真的不用再当了。

    就是今天,在浪费了无数坛子酒之后,刘庆福总算是找到了正确的设备的使用方法。

    刘庆福非常激动的抱着一个小坛子跑了进来,“东家,东家,这法子我研究出来了。”

    周奇谌一下子来了兴趣,“哦?”

    说着,刘庆福献宝一样的把手中的坛子递给周奇谌,十分殷勤的说道,“东家,你尝尝看,这就是我们用这个东西蒸出来的酒水。”

    刘庆福说起来这几天的过程也是啧啧称奇,就是一个里头构造古怪些,嘴巴格外长,外面还包了一层的模样怪里怪气的壶嘴,可偏生这个东西就能出酒,“这东西看着简单,操作也不难,谁能想到,这酒从这边蒸出来,流出来就是烈酒呢?”

    周奇谌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确实带着辛辣的烈酒味道,不过这几日喝惯了许家的酒,现在喝起这个来。竟然觉得格外的不好入口了,嘴巴竟然刁钻起来了。

    不过就算仅仅是如此,也非常值得高兴了。听到刘掌柜这么说,周奇谌笑了一声,“这就是你现在只能做个掌柜的,而人家却能跟我们谈生意的差别。”

    刘掌柜赶紧点头应是,“是是是。”

    不过如果不是知道许家有这个本事,这东西就是搁在他跟前,他只怕也不会多看一眼。周奇谌想着,这许家一家子,怎么能弄出这么多的稀罕东西。纵然他走南闯北走过许多地方,但是很多许家倒腾出来的东西,他也是无比新鲜的。

    周奇谌抬头看向刘掌柜,“听说他们还搞出了蘑菇种植?”

    说起青州的事情。刘庆福显得很放松。也很高兴,笑着说道,“是,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种出来的,但是那蘑菇的味道,新鲜的程度,成色都非常好,我以前在仙来阁的时候。可是因为这个吸引了不少顾客呢。”

    蘑菇这种东西,其实见仁见智。有人喜欢的会格外的喜欢,有的人不喜欢的,却又一口都不吃,但是县里人不少,又只有仙来阁一家能够一直稳定的供应,所以还是有不少人特地为了这个而来,“县里头的很多女客,很多夫人们都很喜欢这菌菇类的东西,都爱来咱们仙来阁呢。”

    周奇谌感慨了一句,琢磨了半天,最后感慨了一句,“这个许家有秘密啊。”

    刘庆福听到周奇谌这么感慨,突然想起了许家曾经提起过的菜谱,“东家,有件事,我似乎之前忘记跟你交代了,是这样的,我又一次听说许家……”

    “菜谱?”周奇谌点点头,“都是跟吃的有关的东西,若是菜谱到也算合理。可是我总觉得这许家过的太过顺遂了,似乎就一下子就那么好起来了,总觉得不那么简单。”

    自言自语了一句话之后,周奇谌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刘庆福,伸手指了指我他,“不过以后在许夫人面前要慎言,不要提起关于菜谱的事情,免得别人觉得我们有不轨的心思,觊觎人家的菜谱,至于这菜谱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那就要看刘掌柜有多努力了,你从她那里得来的好处说多不算多,但说少也不少了。”

    想到跟佟雪商谈的细节,佟雪不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她想要赚钱,但她不会太贪心,懂得适可而止,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我看许夫人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以后你们还要继续精诚合作。”

    刘庆福点点头,这一点,他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本就为了如此么?

    不过再看到桌上的酒的时候,刘掌柜到底还是有一丝心虚的,他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了。

    反倒是周奇谌知道酒能加工蒸馏之后,心里畅快的不行,手上端起刚才还剩下半杯水的酒杯旋转了一圈,“这酒喝着味道,就跟你第一次拿给我的很接近了。但是跟许家的酒还是差了很多。”

    周奇谌感慨,许家的酒看来真的是不可复制的,“看来,这酒不仅出在这设备上头,还出在这酒上头,许家酿造的酒还是有他独特的地方的。”

    周奇谌将许家的酒拿出来,都倒出来,品了品,“相比较许家自己拿出来的两种酒,再比较这种直接用酒水蒸馏的两种酒还是稍有些差别的,少了些酒香。不是行家或许难以分辨,但是懂酒,爱品酒之人,定能喝出其他的差别。”

    亲自对比过之后,周奇谌肯定了他之前的想法,“许家定然是还有什么别的方法。”

    刘庆福听着有些又开始忐忑了,怎么又回到这个问题了,“或者我们用的方法不太对?”

    周奇谌寻思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指挥道,“也有这个可能,等一下你下去出酒的时候,就直接用这设备蒸馏试试看?”

    刘庆福一听,立刻就准备下去吩咐,刚走出一步,想要告辞,就想到那个设备。

    刘管家问道,“东家,那那个设备?”

    周奇谌喝了这酒之后,唯一的念头,就是让这些酒变得量产,“让工匠们先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放大,若是不能放大。就多做一些。”

    刘掌柜毕竟跟佟雪比较熟悉一些,听到周奇谌这么说,一下就明白了自家东家的意思。这是要扩大生产啊,“咱们要跟许家抢生意么?”

    周奇谌伸出食指敲了敲桌面,“这怎么能叫抢生意呢,我们国家幅员辽阔,这么大,就许家那些产量,能支撑得住京城的销量就不错了。许家就算酿一辈子的酒。能卖的到多少地方。”

    总不能因为许家产量低,就放弃了这么一个巨大的商机吧,“但是外面这么大的饼。怎么能够放弃呢?”

    “我们自己名下不是有几间酒坊么?”周奇谌去到另一个房间之中,取出几本账本,“你看看,就这几个酒坊。就把酒都照着这个法子处理。”

    刘掌柜眉头都皱起来了。说好的不跟佟雪抢生意呢,这不是**裸的抢呢么?“然后呢?”

    只不过周奇谌的回答却超过了刘掌柜的意料,刘掌柜本以为会让这些酒坊立刻将新酒上架的,结果周奇谌说道,“然后就窖藏起来。”

    刘庆福十分不解这一个行为,看着今天东家心情实在是不错,于是问道,“东家。这么好的酒,不卖么?”

    “合作才刚刚开始。”周奇谌瞪了刘庆福一眼。这人怎么在关键的时刻就没想明白呢,“这个时候让许夫人知道我们的动作,以后许家再有什么事儿,恐怕就没有周家什么事儿了。”

    周奇谌十分坑下属的说道,“反正酒这种东西是放不坏的,越放越陈,反而越好喝。酿造出来,就囤着。”

    刘庆福有些丧气的想着,那他这么兴冲冲的炮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结果东家一句话,他们就白折腾了,“既然这样,我们为何还要研究着器具到底有什么用途。”

    周奇谌是一个做事谨慎的人,“你只想着许家和我们合作的情况,有没有想过,万一许家不跟我们合作了呢,万一许家的酒被大家知道了之后,许家不想再跟我们继续合作,找其他的合作伙伴了呢?”

    走一步的时候,就想好了两步的退路,“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

    虽然在分成上头已经达成了协议,但是周奇谌觉得自己做出了比较大的让步,他那天几乎没有用什么谈生意的手段,许家的要求,只要不过分的,他都答应了。

    可是许家的诚意至今在哪里,周奇谌觉得他却是没有看到的,“况且在这生意里头,我们周家算是诚意十足,这位许夫人,要想真正把生意做大,这个方法,最终还是要跟我们周家分享,借助我们周家的人力。我倒是有几分想看看,这位许夫人什么时候才愿意展露她的诚意。”

    “东家是说许夫人会把这东西卖给我们么?”想到之前佟雪总是会时不时的跟他谈一笔生意,刘掌柜就更琢磨不通了,不过想到东家总有自己的想法,自己不懂,也就不想了。

    此时的许家也是在水深火热之中。

    最主要的原因是,许文远今天去县里头给仙来阁送东西的时候,被拒绝了。

    许家种的东西不少,但是吃饭的人却不多,能剩下不少蔬菜农产,许文远隔几天,就把一些东西送进仙来阁,然后顺便买一些日常要用的东西以及一些散酒。

    自从上次佟雪在家里头直接蒸馏出了跟高度数的酒之后,许文远就对此乐此不疲,隔几天就要来上这么一回,这短时间也攒下了不少了。

    许文远把酒都封起来藏好,还跟许婉调笑说,“咱们许家虽然没有女儿红,没有窖藏十八年的好酒,但是这么烈的酒在咱们这地方也是绝买不到的,二哥给你多藏几坛子,等到你成亲那日,再拿出来给他们喝。”

    许婉被说了一个大红脸,然后一整天没理会这个那她开玩笑的二哥。

    虽然许文达走了,但是苏恒却好像是放开了一般,没有那么拘谨了,现在不能打着来看同窗的名义来许家,却也偶尔会来许家一两次。

    许婉跟苏恒也慢慢的熟悉起来了,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许文远甚至昨日还写了一封信,打算跟大哥大嫂说一下现在家里头的情况,让他们远在禺州不要担心。

    可是这才过了一日,仙来阁就不收许家的东西了。

    许文远有些莫名其妙的,今天他去了仙来阁就发现情况不对,因为原本他熟悉的小二不在,结果柜台的小二直接就把他赶出来了,还非常嚣张的说道,“许文远,我跟你说,你以后都不要来送菜了,我们仙来阁以后不收你们家的菜了。”

    于是许文远只能憋着一肚子的气,背着东西在街上把东西卖掉,好在大多是蘑菇,这东西新鲜,容易卖。

    许文远也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不是刘掌柜了,现在的掌柜人家肯定想要找一些他更熟悉的人来提供蔬菜,而且刘掌柜当时收他们家的菜的价格确实不低。

    如果有人能跟许文远好好说话,他不是不能理解,或者还会主动的调低一些除了蘑菇之外的蔬菜的价格,可是现在,用这么恶劣的态度,实在是让许文远生气。

    最让许文远生气的是,过几天马上有另一批蘑菇要好了,前几次见到的仙来阁的掌柜的时候,那掌柜明明说要大量的蘑菇,让他多种一些,可是现在,他是多种了,结果那边不要了。

    这不是拿着他开涮呢么?

    许文达越想越觉得生气,可是又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新的卖家,要不然等这蘑菇不新鲜了,就可惜了。

    虽然都是自家种的,就是费些力气,但这些东西都是家里人用了心做的。

    就算是在学堂里头上学的许文昭,有时候从学堂里头回来了,都会帮助打扫蘑菇房,现在蘑菇能长得这样好,这是全家的功劳。

    许婉见到许文远脸色阴沉的走进来,有些着急的问道,“二哥,你这是怎么了?”

    “二哥没事,就是以后我们怕是不能跟仙来阁合作了,现在的那个掌柜的可是没有刘掌柜的好相处,说是不收咱家的菜了。”

    许婉一听,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心里恼怒,“咱们家的菜都长得很好,就算没有这些菜,那蘑菇总是别家种不出来的,他不收咱家的菜,咱家还不想买给他呢。”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