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盛世骄阳信息页 > 盛世骄阳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交易

&    齐夫人对楚王妃钟氏是非常了解的,她知道那个女人心机深沉,什么都干的出来,而且,不会给人留下把柄。◇↓,

    “钟氏真的敢下那瞒天过海的勾当,那也一定是非常缜密的,她可不像李长赫那么蠢,想找到漏洞并不容易。”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只要她们敢做,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这倒也是。”齐夫人笑道,“只怕为了这个,殿下的银子得像流水一样往外花。”

    李骄阳一想到财务紧张,也是十分头疼,“那郝掌柜简直就是黑心掌柜,只要是个事儿,就没有他不敢开价的,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是殿下想的太多。”齐夫人这话看来憋了有些日子了,今日才找到由头提起,“殿下这样做,几乎是把整个京城里闲杂消息都收集起来了,有用没有先放在一边,这银子终究不是个小数目,殿下得往长远考虑。”

    李骄阳是没为银子操过心的人,这些天也开始琢磨起钱来了,“师父说的有道理,只是我总觉得京城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许多都不是偶然的,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生用场。”

    “这么说是没错,但是殿下也得考虑一下现实的情况,把目标集中在几个点上,或许收获会更明显。“

    骄阳不是肯轻易放弃的性格,“师父的好意我明白,银子方面我也在想办法。要是实在不行,就只能按师父说的去办了。”

    齐夫人当了大半辈子的出家人,知道钱这个东西。也好赚也不好赚。就好像她们之前当尼姑,有名气的,那银子总是会源源不断的找上门来,没名气的,就只能困在庙里等布施。李骄阳想要赚钱,恐怕没那么容易。

    骄阳惦记着银子,就让漫漪园转让的内情。没想到的是,消息刚传出去没多久,郝掌柜就亲自来了。

    “这却是稀客了。”骄阳笑道。

    玢玉也觉得稀罕。也猜着那笑面虎不会打什么好主意,“他人就在外面候着呢,殿下见是不见啊?”

    “见。都来了还能不见。”

    郝大掌柜好像是为了印证玢玉的评价似的,见了骄阳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因此。倒越发似个笑面虎。

    “郝掌柜今日怎么这样有空,亲自到我们这里来了。”

    郝掌柜笑的一片赤诚,“合作这么久,一直都没来拜访过,实在是失礼很,还请姑娘不要介意。”

    “岂敢。“这老狐狸不露声色,骄阳也不着急,随意闲聊了起来。也不问他为何而来。

    郝掌柜倒是挺欣赏这丫头的定力,也不知道卫彦是从哪里把她找出来的。遗憾的是凉州实在是太远了,他们的势力还无法渗透过去,是以,对这丫头的来龙去脉,他们仍然是一无所知。

    “当着明人,我也就不说暗话了,姑娘想要收下荣昌公主的漫漪园,我们准备助姑娘一臂之力。”

    骄阳故作惊喜,“那感情好,我正愁独木难支。”

    “都不是外人,我老郝哪儿看着姑娘为难!“

    郝掌柜这话说的,简直让人感动,然而,李骄阳相信他无利不起早,这个忙肯定不是白帮的。毕竟,这人短短半个月就从她哪里坑走了七八千银子,不可能有半点无私奉献的心。

    “你我就替先生谢过郝掌柜了。“

    李骄阳搬出卫彦来,让他有那么一点尴尬,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点点而已,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姑娘也知道,我们这手底下,多少弟兄都靠着这点生意养家糊口呢,要是能另开一条财路,我老郝跟他们说话也硬气,姑娘要的消息,也不至于桩桩件件都得花钱。“

    这话说得,简直让李骄阳感到莫名,可是,“郝掌柜打算另辟什么财路呢,若是有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老郝一直觉得这姑娘不像她看上去那么没心机,然而,跟她谈点什么条件,总是很轻易就能成功,这样他骄阳的印象有些复杂,甚至是,捉摸不透。

    当然,现在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还是想办法把来钱的门路抓在手里要紧,“只要姑娘肯定头,自然是有的。“

    “哦!“骄阳似乎非常有兴趣,“我却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大本事,郝掌柜说说吧,让我也知道知道。”

    “姑娘收购漫漪园,我们千机阁打算占上一股。”

    这老家伙,好大的口气,那一股,恐怕得是上万两银子。

    “我家先生想要收下漫漪园,并非为了园子的生意,以后也未必能够赚钱,郝掌柜要它有什么用呢!”

    漫漪园的生意可谓是一本万利,更觉得是它有一个成熟的交易模式,每年只要按照原来的路子不出差错,真金白银得是打着滚的往家里来。

    她竟然不打算做这生意!

    郝掌柜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他完全看不出来这丫头说的是真是假。

    “即便是没有竞争者,姑娘想要拿下漫漪园也得三十多万的银子,按照现在模式经营下去,两年可以回本,要是改做别的买卖,只怕是血本无归。”

    三十多万啊!她的嫁妆就已经是贴进去一大半了。

    李骄阳都觉得肉疼。

    “买卖人口有伤天和,就是我想这么做,师兄也不会答应。“

    郝掌柜对她这师兄的称呼有点别扭,想了半天才知道她说的是谁,从齐夫人这边伦,他们可不是正经的师兄妹?

    然而,郝掌柜一直没想明白的是,卫彦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师父来?

    郝掌柜压下好奇之心,对骄阳问道。“要是不做原来的生意,姑娘买它做什么呢?”

    李骄阳只是想要荣昌公主的人,自古以来。都是买卖好做,伙计难求,漫漪园上上下下的仆役,都是千里挑一的好手,值得李骄阳付这么一笔银子。

    “我在凉州的时候就听过漫漪园的大名,可惜进京之后一直无缘一件,如今听说荣昌公主准备转手。这才动了点心思,至于说要做什么,还没有认真想过。“

    三十几万的银子。就只因为一时好奇,郝掌柜现在反而更好奇了,这丫头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卫彦常年教书,可不像是个有钱人。

    “姑娘若是没想清楚。我这里倒是有个很中肯的建议。”郝掌柜收起了他那一脸的假笑。认认真真说道,“漫漪园历年来交易的女孩儿成千上万,姑娘可能觉得这是毁人家庭,不仁不义。但是换个角度想一想,谁家不是实在过不下去了才卖的女儿,那些女儿即使不被卖,又能有什么好日子可过,最后的归宿。不是童养媳,就是青楼楚馆。最终也逃不过变成那几调养家糊口的钱。,“

    李骄阳明白他说的有一定的道理,然而,世间之事不能尽善,她不去推波助澜也就够了。

    “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我师父师兄都是非常坚持的人,他们不可能同意,我又岂敢违命?“

    郝掌柜敢在骄阳面前鼓动唇舌,却不敢在卫彦面前乱说一字,然而,那样的摇钱树白放着,他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胃没有一个地方舒坦。他惦记漫漪园可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前是因为没钱,惦记也是白惦记,后来千机阁也能拿出几十万银子来了,却有另外一个问题开始困扰这他。

    千机阁的兄弟,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就连江湖草莽都算不上,漫漪园那么大的生意,没有官府照应早就死八百回了。换了他们当家作主,肯定会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

    然而,就这么放弃,老郝又实在是舍不得,从男人的角度,他知道这生意可以源源不断的带来收益。

    郝掌柜为了这件事情已经好几天吃不下睡不着了,他没少留意那些跟荣昌公主接触的人,所有人的背景和出价,他早就烂熟于胸了。

    这几天宗室有位大人,给出了一个最接近荣昌公主心理价位的数,他本来都快要死心了,谁成想,刚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这位李姑娘居然对漫漪园有意。

    别看卫氏医馆开的时间不长,朝廷了也没交下任何实权人物,但是,他们是晋王殿下的救命恩人,谁敢随便来找麻烦。

    就为了这,郝掌柜宁愿在银钱上吃点亏,也打定了主意要分上一杯羹了。

    可是谁能想到,这丫头竟然不打算继续原来的生意。

    这对老郝来说,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郝掌柜脸上的表情很精彩,调色板一样变来变去的。李骄阳却一直都很平静,只是淡笑着瞧着他。

    郝掌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丫头一定还有更赚钱的法子!

    卫彦的日子过得虽然算不得清贫,手里也有几个余钱,但是怎么想,他手上的那点钱,也绝经不起这样挥霍。

    这丫头买漫漪园,肯定是为了生财而不是破财。

    他们现在可是搭上了晋王,或许早就有了更好的生财之道。

    “不管姑娘要做什么,我们千机阁都想希望能占上一股。“郝掌柜很快就下定了决心,能成的话,日后就是财源鼓鼓,若是不成,损失也就是一点银子而已。

    “一股也得是好几万呢,要是真的赚吧来钱,郝掌柜也没办法跟兄弟们交代吧?“骄阳说道。

    “合作这么长时间了,我信得过姑娘。“

    骄阳心想,我还信不过你呢!

    可是,她需要千机阁的情报,并不能把话说的太死。

    “这事情我也只是有个大概的想法,是否可能还要去信问过我师兄,郝掌柜的提议我会信里告诉他,至于如何决定,还得看我师兄的意思。“

    骄阳索性把事情都推给卫彦,郝掌柜却不敢在敷衍了,“姑娘既然要问过卫先生,就把我条件一并告知他吧。“

    骄阳笑道,“瞧我这记性,一看就不是做生意的,说了半天,都不知道先生准备如何出价?“

    “荣昌公主理想的价位在四十万银子,现在宗室有人出到了三十五万,姑娘想要拿下来,就要比他还高。具体多少,姑娘还得去跟荣昌公主去谈,姑娘大概不知道,荣昌公主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善变,最终到底能多少钱成交没人能保票。我们这边占的一股,就按照姑娘最终谈成的价格来算。“

    这倒合理,不够,李骄阳不知道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小丫头看起来无动于衷,显然是不缺那点银子,由此推断,真正不差钱的可能是卫彦,郝掌柜忙又说道,“我知道姑娘十分关心京城里的局势,大事小情没有不感兴趣的,这正是成大事的人必须要做的事情,我心中也十分钦佩。若是姑娘能跟我们合作收购漫漪园,我们千机阁准备单列出一班兄弟,所有的信息都直接交给姑娘。剩下的人扫扫那些无关紧要的消息,维持表面上的交易就够了。“

    这提议倒是让骄阳有些动心。

    “姑娘现在正准备的查的事情,我们这边也已经有了一些线索。”

    李骄阳现在最想知道的,貌似是苏五娘的那个肚子,看着老狐狸一脸假笑,她知道这消息必然要让她大出血了。

    “先生有话不妨直说,不管漫漪园的事情成不成,我都不会让先生吃亏的。”

    以郝掌柜多年阅人的经验,这姑娘绝对不是好脾气的,所以,他十分痛快的说道,“苏媵侍没有怀孕,楚王妃在想办法让她生下长孙。”

    这答案意料之外,似乎也算是情理之中,李骄阳心里高兴,对郝掌柜的提议也多了几分认真考量的意思。

    送走郝掌柜,骄阳在认真思索怎么让荣昌公主把漫漪园卖给她。她并不知道,楚王府那边,也有了新的动向。

    李骄阳虽然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这并不能减少楚王对她的怀疑,而楚王做事的方式,跟李长赫完全不同。

    显然,他是非常干净利落的。

    夜已经很深了,李骄阳还没休息,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那张鬼画符一样的纸上,这是卫彦临走之前留给她的作业,京兆府师爷陈怀礼的罪证。

    可惜,李骄阳的学力,一直也没弄明白这是什么。

    河图,究竟是什么鬼?

    骄阳烦躁的都快要抓头发了,忽然就听见外面有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她经常被人刺杀的感人经历,她觉得应该是有不速之客上门来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