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死斗无限信息页 > 死斗无限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313 再见真户晓

&    第七区,墨田区;

    某间商业大厦顶层的豪华办公室里,正传出一阵阵咆哮。¢£,

    嘭!价值不菲的高档茶杯被狠狠砸在地上,昂贵的羊绒地毯也被茶水浸湿了一大片,碎裂的残渣飞得到处都是,彰显着此间主人愤怒至极的心情。

    “混账!堂堂月山家族的大少爷被人杀死在自己的地盘上,你们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察觉到,我养你们何用?!”月山财阀董事长,月山家族现任族长,月山雄疯狂的怒骂着。看那扭曲狰狞的表情,就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

    站在月山雄面前一众属下全部低着脑袋,任凭他在那里破口大骂,唯唯诺诺的不敢说一句话。

    因为月山雄有他愤怒的理由,自己的儿子,整个月山家族的下一任接班人月山习,居然在一天前,被人杀死在了月山习自己经营的喰种餐厅里面。可是别说找到凶手本人了,现场除了一件不知来历的衣服之外,就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出来,这如何不让月山雄愤怒。

    “废物!废物!!废物!!!”月山雄越骂怒火越盛,甚至有几次都忍不住出手把这群没用的下属杀了泄愤,但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情绪。

    似乎是骂够了,月山雄疲惫的坐回椅子上,揉着眉心一言不发。那些手下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走是留。

    这时候,一个管家似的人推门进入,走到月山雄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族长大人,有消息了。”

    月山雄豁然起身:“查到了什么?!”

    “之前我根据现场遗留的那件衣服追查,一直都没有头绪。所以我干脆放弃了这一条线索,去查了一下少爷这几天的活动行程。发现少爷前些天曾去过二十区的一家咖啡厅,并在后来的两天时间里频繁接触那间咖啡店的一个店员,而这个人也在昨天被少爷邀请到了餐厅里,可是餐厅里所有的客人都死了,只有这个人现在还好好的呆在二十区。”管家说道。

    月山雄猛地一拍桌子:“这么说就是这个人了吗?!”

    “还不能够确定,但是现在的情况。这个人的嫌疑肯定是最大的。”

    “哼!宁可杀错绝不放过!我月山家族的继承人死的这么不明不白,哪怕他真的是无辜的,我也要让他为我的儿子陪葬!”月山雄满脸狠辣,目露凶光,可见他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明白了,族长大人,我立刻下去安排。”管家躬身说完,带着那些下属退了出去。

    办公室恢复安静,只留下月山雄一人站在窗子前望着外面的景色。眼中厉色渐浓。

    “不管你是什么人,敢动我月山雄的儿子,我一定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二十区,古董咖啡屋;

    楼上的会客室内,店长芳村功善正在和断辰谈话。

    “断辰阁下,昨天在喰种餐厅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芳村功善说的很委婉,但是不难听出他话语中的不满。毕竟断辰这件事闹得的确有点大,要知道喰种餐厅的那些客人都不是什么普通货色。每一个在人类社会中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物。

    所以说断辰这么一弄,整个东京的喰种圈子都大乱了,连带人类社会都受到了不小的波及。现在想要把凶手抓出来的势力,绝对够组成一个加强连了,可是作为正主的断辰却还在这里悠闲的喝咖啡。

    断辰被芳村功善责问,不屑的撇了撇嘴:“没什么妥不妥当的。有些蛀虫早点消失有什么不好。如果店长你是在担心那些势力会对我们古董不利的话,我觉得你大可以放心,因为不管来多少人,结果都是一样的。”

    芳村功善被断辰这话给噎住了,按道理来讲断辰的话没有错。以古董咖啡屋现在的实力,来再多人也没有用。所以他并不需要担心古董咖啡屋的安全问题,他所忧虑的是后面一系列的麻烦。

    到目前为止,整合东京地区所有闲散喰种的计划才刚刚开始,目前只有二十区这里勉强完成,可是东京有二十多个区域,要全部整合完毕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然而现在喰种餐厅的事情一出,彻底打乱了芳村功善的部署,可能很快就会有势力找到这里,并且对古董开战,这可不是芳村功善愿意看到的。

    断辰看着沉吟不语的芳村功善,轻哼道:“事情已经发生,就不用在纠结什么了吧。正好我也觉的计划施行的太慢了,不如就趁此机会放开手脚去做。芳村店长你也不用担心什么,不管出了什么事,一切都有我来摆平。”

    芳村功善叹了口气:“唉,也只能如此了。”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董香和金木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前者一脸不耐,看着金木的眼神充满了鄙夷。而后者则是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欲言又止。

    断辰抬眼看向金木:“有事吗?”

    被断辰的目光一扫,金木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结巴道:“南宫...先生,我...我想退出...我想回去...回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此话一出,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怪异起来。芳村功善是有些惊讶和不解,而董香脸上鄙夷的深色更浓了。

    至于断辰,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金木是怎么想的。虽然从原著上看,金木是个可以造就的良才,但是现在断辰却没有那个心思管他了。反正以目前的情况,有没有金木已经无关紧要了。

    “你想清楚了?”断辰语气平淡的问到。

    眼见断辰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金木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是的,我已经想清楚了,我还是想要做回一个普通人。”

    断辰摆了摆手:“随你吧,你随时可以走,我不会拦你。”

    “谢谢。非常感谢!”金木哽咽着鞠躬道谢,然后转向芳村功善和董香:“谢谢你们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我会记得这份恩情的!”

    芳村功善看看断辰,再看看金木,知道事情已成定局,便没有说什么挽留的话。只是鼓励了几句后,便让金木离开了。

    “就这么让他走了?”董香开口了,“再怎么说那家伙也是我们的一员吧,他这么一走岂不是浪费了你在他身上留下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金木他这样选择并没有错。”断辰淡淡的解释了一句后从沙发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今晚有可能不回来了。”

    董香看着他离去,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芳村功善看到董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作为过来人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

    “董香,你要明白,有些人不管再好,也不一定就是合适的。”

    “店长...”董香脸色一红,却罕见的没有反驳或是否认什么,因为她也知道,芳村功善的话没有错。只是就这么没头没尾的结束,总让她觉得不甘心。

    断辰离开古董咖啡屋的时候。时间差不多已经是傍晚,他也没有开车。只是在路上慢悠悠的走着,至于目的地,是一区。在那里,有一个他觉得是该去见一面的人。

    夜晚来临,华灯初上,街上的行人都神色匆匆。受喰种餐厅事件的影响,这两天整个东京都不怎么太平,暗流涌动。

    断辰穿行在大街上,休闲的样子和周围的人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一路来到一处高级公寓的大楼前,断辰抬头望向七楼的一扇窗户。没有灯光,但是他能感觉到屋里有人。

    上到七楼,断辰走到真户宅的门前抬手一挥,紧锁的房门便自动打开了。

    走到屋里,断辰的眉毛不由的皱了皱,因为空气中的腐朽气息有些重,地面上到处都是速食包装袋和酒瓶,和他之前来的那一次的整洁相比,差别太大了。

    断辰叹了口气,走到卧室那里,刚推开门就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靠在床边,背映着窗外洁白的月光,显得很是凄凉。

    听到脚步声,正在暗自神伤的真户晓却没有抬头,她以为来人是她的父亲,所以并没有理会。

    啪,顶灯被打开了,屋中的场景变得清晰起来,和外面的客厅一样,卧室里也是一副邋遢脏乱的模样。

    真户晓缩了缩身子,声音很轻的说:“父亲,我没事,不用管我...”

    断辰看着眼前颓废的真户晓,眼中闪过一丝无奈。

    “我不是跟你说过,要好好的活着吗?”

    听到这个声音,真户晓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她颤抖着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震惊、期待、喜悦,等等不一而足。

    当真户晓看到眼前那人的模样时,眼泪瞬间打湿了她的眼眶。因为那张脸,已经在她的梦中出现过了无数次。

    此时的断辰已经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样子,就是为了回来见真户晓。

    “断辰!”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两个字,真户晓挣扎着起身想要跑过来,却又无力的摇晃着倒向地面。然后有一双手将她接住,轻轻的把她揽在怀中。

    “抱歉...”断辰低语,对于这个真心对待自己的女人,他心里一直存在着歉疚。但很可惜,歉疚不是爱,他给不了真户晓任何承诺。

    真户晓靠在断辰的胸口上,真实的触感让她无比满足,昏过去前还一直喃喃低语着:“你回来了...”

    断辰抱起真户晓,轻手轻脚的将她放到床上,然后低下头张口咬在了真户晓的脖子上。

    “对不起,晓,这个就当做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求推荐收藏。

    虽然很不耐烦,但我要再次重申,这本书只有一个女主,不会后弓中马,以后我也不会再写什么剧情角色和主角的暖昧桥段了,免得麻烦,就这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